桑普多利亚被出售
產品搜索:
 
企業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企業新聞
山西煤炭滯銷堆積如山 庫存高企或形成惡性循環
 雙擊自動滾屏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2/10/24 閱讀:531

  煤炭曾一度是財富的代名詞。然而今年以來,我國煤炭市場形勢驟然劇變。庫存積壓、市場滯銷,黑色的金子突然變成了燙手的山芋,堅挺了十年的價格出現大幅回落。一些傳統產煤大省也失去了往日的熱鬧。低迷的煤炭業究竟有多低迷?來看記者調查。

  這里是河北省石家莊市到山西省陽泉市307國道的輔路,馬路兩側不時閃過一個個空蕩蕩的煤場,偶爾會看見運煤的卡車駛過。沿著公路,記者來到了河北省井陘縣,這里位于山西、河北兩省交境處,是晉煤東運的重要中轉站。全縣擁有480多家煤炭運銷和洗選加工企業,2011年井陘縣煤炭市場煤炭轉運量達3000萬噸,交易額達100多億元。然而,如今這里卻失去了往日的喧囂。在這家宏達煤場,空蕩蕩的院子里沒有了機器轟鳴聲。辦公室里,工人們正在打著撲克。

  當記者問及工人賈師傅是從幾月份開始停工的,賈師傅告訴記者,今年一年基本沒有干,從1月份一直到現在。

  工人們說,宏達煤場平時從山西運煤進來,篩選后再轉賣到山東的電廠,但從年初開始,煤場的利潤逐漸變薄。

  當記者問賈師傅我們今年是否一噸煤都沒走,賈師傅告訴記者:“走過點,走過也賠錢,我(們)正月里頭賠了十來萬,后邊就休息了一直。”

  宏達煤場所在的井陘縣天長鎮,有三十多家煤炭企業,日子難過的不只宏達這一家。這個經營了14年,占地16畝的荊陽煤場也未能幸免。往年年銷售煤炭達20萬噸的煤場,今年堆積的煤堆已經開始風化泛白。

  煤廠老板告訴記者這個場停了,應該已經四個月以上了,是四月份停的。因為山西這個煤不降價,他們主要是供山東這一塊,中間還賠錢。

  煤場負責人李俊文介紹說,荊陽煤場主要給山東淄博的幾家電廠供煤。年初,電廠用煤量開始逐月遞減,業務員反饋回信息:電廠發電機組部分關停,導致用煤量減少。

  煤場老板告訴記者,他的用煤比過去少了能說有四成,他告訴記者:“將近四成,應該是,按照業務員反映的情況。”

  用煤量的銳減,導致電廠挑選上游煤炭供應商,并開始壓價。

  煤場老板告訴記者,以前煤價高是600塊錢,現在是400多剛多點,將近200塊錢。

  而他們要繼續加工的情況下,一噸要賠將近一百七、八十塊錢。

  生意好的前幾年,荊陽煤場純利潤達數十萬元,聘請工人25個。今年4月份,煤場開始陸續辭退工人。

  煤場老板告訴記者,現在就有兩個看門看場的。那時候生意好的時候,他們每個月能拿兩千多塊錢,兩千五、六這樣。現在只掙基本工資,每個月一千二、三,多不了。

  金地煤業是當地鎮上煤炭企業的前三甲,同時經營著三家煤場。由于他們是給石家莊當地的電廠供煤,跟銷往山東的煤炭相比,少了中間的運輸成本。在整個煤炭行業不景氣的環境下,他們仍可以繼續支撐一段時間。

  金地煤業董事長梁春利告訴記者,去年大概是1到7月份,就是52萬噸,今年還不到40,39萬噸,和去年相比有13萬噸的差別吧。

  董事長梁春利介紹,以五千大卡的煤為例,去年的價格是在675元到695元每噸,今年到了525元到530元每噸,年終的盈利不容樂觀。

  梁春利告訴記者:“今年跟去年的利潤得相差,減少了百分之三、四十,甚至到四、五十。”

  電廠用煤量從6月份開始加速下滑,下半年的形勢讓梁春利憂心忡忡。

  梁春利說:“今年6月份的銷售量,只有19047.16個,在去年的同期是,去年2011年6月份是,73000多個,相差了5萬多。”

  而在去年生意好的時候,僅一個煤場就會存煤15萬噸到18萬噸,以待增值。現在只能存兩三萬噸,而且是根據訂單進貨。

  金地煤業的楊經理告訴記者:“你看,從這兒煤,就是除了…以外,我都得上煤堆,挖個小煤炭的形式上去。上去車就進不來,得倒著進來,裝車走的時候,它再出去。”

  楊經理告訴記者,以前多的時候,有三四百輛車。像那個八掛車可以排幾里地。現在這樣的車輛可以有個十輛、八輛的。

  而就在去年,井陘縣被列為全國十大先進煤炭批發市場的首位。并且,煤炭運輸、加工業還是該縣的兩大支柱產業之一。

  煤炭局工作人員杜女士說:“這是我們井陘煤炭局2011年度工作總結,2011年是新增辦證企業五家,新增新賣場三家,主要是六家,還通過這個年檢。煤炭市場專利是三千萬噸,比去年增加五百萬噸,交易額達100億元,實現四億元。”

  炎炎夏日,應該是每年煤炭供應緊張的時段之一。但是今年煤炭的行情卻讓人出乎意料。大量煤炭積壓,讓一些關聯企業苦不堪言。比如在河北,著名的運煤港秦皇島港口已經是煤滿為患。河北如此,產煤大省山西的情形也不樂觀。

  在山西陽泉市通往石家莊井陘縣的307輔路上,過往的多是山西、陜西、內蒙的運煤卡車。一位當地的卡車師傅介紹,自己前年投資45萬買了輛運煤卡車,第二年就掙回了20來萬。

  一位卡車司機告訴記者:“今年不行,去年是兩個人干,現在今年我自己干,到現在就是掙的工資,六七萬。到年末倒不掙錢了,正好要交保險、費用,一些都要給人家。”

  看著路上偶爾駛過的卡車,去年天天堵車的場景還歷歷在目,他不敢相信形勢變化會這么快。

  卡車司機告訴記者說:“一堵就是一個晚上。白天也堵。現在不堵車,根本沒有堵車的時候,有時候跑三趟也能跑家來,叫什么活。過去堵車都沒辦法了。從陽泉到這個地方,也能跑一趟。”

  在當地,個體運輸的老板為節約成本,都辭退了司機,自己親自上車,希望能度過這個難關;而運輸公司的日子同樣難熬。在307國道輔路荊蒲蘭村路段,大路旁的一排房子里,共有7家煤炭運輸公司。在臨街的五家店面里,只有一家在開門營業。

  讓這些運輸公司發愁的是,不僅僅是煤運價格的下降,還有煤源的緊張。運費低,上游山西的煤沒人愿意運過來。

  另一位卡車司機告訴記者:“運輸價格現在降了,2010年我們那時候的價格125,現在95,一噸差30。而且現在沒有煤了,現在這樣得等到兩三天才能裝一車。”

  小公司舉步維艱,大公司的境遇也大同小異。井陘縣恒山運輸有限公司經理王建梅,經營著一家曾經擁有八十多輛煤運汽車的運輸公司。現在,她不得不考慮轉行。

  井陘縣恒山運輸有限公司經理王建梅:“也是經營這個運輸行業20多年了,也真不舍得轉行,沒有辦法。”

  公司成立6年,沒料到今年煤運生意急轉直下,從業二十多年的她不得不忍痛轉賣了自己車輛。

  王建梅告訴記者:“從二、三月份開始,到現在賣了二三十部了,這個活就不好干,從7月份,一部車也不派,所以車賣得也不少。還有一部分是代賣的,是這樣的。”

  2012年,她公司一到七月份的營業賬本不到一本,還不如去年一個月的賬單可觀。

  王建梅告訴記者,2011年,都是2011年2月份、5月份、6月份、3月份,是每個月都有一本?全在這兒,營業總額,每個月10來萬,一年也就是100多萬吧。就是一年,100多萬。

  那么山西煤礦企業的日子究竟如何呢?呂梁市位于山西省的西南兩百公里,是中國焦煤的主產區之一,年產煤炭近七千萬噸。東輝集團西坡煤業是當地規模較大的煤礦企業,核定年產量為120萬噸。但采訪中,煤礦負責人只是強調煤炭價格下跌的因素,并不愿意透露他們一到七月份的具體產量。

  山西東輝煤焦化集團有限公司供銷副總田堰年告訴記者,產量基本上維持不變,但是銷售收入和利潤,同比要下降40%左右。

  不過礦上工作人員透露,他們已經停產了一周。在門崗處,負責煤車出入審核的登記簿上,可以看出他們煤炭外運量跟往年的差別。

  西坡煤業礦區的保安告訴記者:“今天是走了,這一頁是24輛,只有22輛。如果平常的情況下,和去年相比,如果保證道路暢通的話,多的時候也就走個一百七、八十輛一個班。

  山西東輝煤焦化集團有限公司供銷副總田堰年介紹,與他們相鄰的一些企業,現在出現了嚴重的問題。他認為一個是市場的需求;另外,營銷策略也是原因之一。

  田堰年告訴記者,現在有好多企業,現在形成了大量的庫存,具體的名稱我不能講,我只能說有一些廠家,一個煤礦庫存存到22萬噸,低的存了8萬噸,平均每個煤礦存了12到15萬噸。

  同在呂梁市柳林縣境內,在相距西坡煤業僅幾十公里外,在另外一家不愿透露礦名的煤礦上,這家年產90萬噸的煤礦已經停了一個多月。煤炭堆積如山。

  這個礦的礦長告訴記者,這個場地堆的煤大概有16萬噸左右。是三個月生產的量,因為這個煤不是一次性生產出來就堆下了,有時候這個煤炭市場不好,今天堆一點、明天堆一點,就惡性循環了。

  42歲的龐礦長去年從一家小礦,來到這家擁有900名工人的大礦。在今年二月份的集團大會上,他還信心百倍地要超額完成任務,沒想到即遭遇到4月份的煤炭滯銷。

  龐礦長告訴記者,本來計劃中間上半年的產量要完成個50萬噸。但現在只完成了20多萬噸。

  礦工大部分都已辭退,還留下100來人做安全巡視和機器檢修。龐礦長說,如果重新開工,工人容易找到,但煤炭的風化和自燃讓他擔心。

  龐礦長告訴記者,如果煤放時間長了,會對煤的質量有很大的影響,因此他們的煤是主焦煤,時間長,它的煤的精英料就會毀壞的,無形中就是煤質變壞了,對價格有很大的影響。

  看著門口只有幾輛運煤的卡車,再抬頭看看煤山,龐礦長眉頭緊鎖。過去買方來礦上買煤,找不到集團老總的關系,很難拿到買煤的指標。

  龐礦長告訴記者,現在能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也只能讓銷售人員辛苦一點、多跑一點,找幾個客戶,把這個煤盡快卸完。

  煤炭堆積如山的并不只這家煤礦企業,整個呂梁地區形勢不容樂觀。

  龐礦長告訴記者,像呂梁市,規模差不多的煤廠有40多家,現在銷售好的沒有幾家了,整個的市場不行。

  根據呂梁市煤炭安全生產局的數據顯示,整個呂梁市煤炭生產雖然大幅攀升。但庫存原煤明顯增加,達到526萬噸,同比增加492萬噸。

  呂梁市煤炭工業局規劃科科長焦明輝告訴記者:“咱這個表反映了煤炭經濟的總體運行情況。今年7月份到現在為止是生產了508萬噸。1至7月份累計是4085萬。去年同期,1—7月份的話,咱這邊的產量是3535萬噸。”

  數據顯示,今年1—7月份,銷售產值均比去年同期明顯減少。去年同期銷售產值達236.09億元,今年銷售產值為231.88億元,比去年減少4.21億元。

  焦明輝告訴記者,今年銷售,主要受經濟風波的影響,今年主要的煤種的價格全部持續下滑,包括咱現在的主焦煤,去年都是賣到1200塊錢的注焦煤,現在它都跌破到700到900左右的樣子,這上面就表現出來了。

  山西省發布的煤炭企業庫存量顯示,截至6月27日,全省煤炭企業庫存1780萬噸,比去年同期增長4.7%,比年初增長8.5%。積壓形勢非常嚴峻

  在前面的節目中我們看到河北和山西這兩個產煤大省已經出現了煤炭嚴重積壓的情況。無論是煤炭企業還是運輸企業,都遭遇了價格危機。鄂爾多斯是近年來新崛起的產煤重地,探明儲量占全國1/6,是名副其實的黑金王國。那里的情況如何呢?

  進入夏季,鄂爾多斯的煤炭市場迎來的卻是陣陣的寒風。一場陣雨過后,積水將這條通往包頭的運煤專線分割成兩段,司機們不得不靜靜地等待雨水退去。

  貨車司機張師傅告訴記者,今年生意不行,就是現在用價太低。去年我們80多,高的時候上到100多,高了。現在的一噸煤運費大概是67、68。

  去年為了購買這輛貨車,張師傅從銀行貸了十幾萬。眼下低迷的煤炭市場已經影響到他每個月的還貸。

  張師傅告訴記者:“去年我們就雇司機 我們給別人開 一趟回去掙個好幾百 一千多元 現在不行了 現在自己跑掙個七八百元

  這條環城公路是鄂爾多斯煤炭運往外地的一條必經線路。以往這里車水馬龍,一片繁忙景象。如今卻顯得格外冷清。

  記者隨后又來到了鄂爾多斯市老城區東勝區的一條環城運煤專線,這里的車流量也同樣大幅減少。

  司機魏師傅告訴記者,拉煤的次數,一個月就是將近14、5趟,去年每個月能跑個20多趟,跑個26、7趟。

  司機秦師傅告訴記者,今年一過年還行,近這幾個月不行了,不掙錢了,運費低了。

  感受到這股寒流的不止是貨運司機們。在一家物流園區里,記者見到了王永祥。他經營著一家煤炭信息部,主要負責給煤礦和貨運司機牽線搭橋,賺取中介費。今年他的生意也遭遇了寒流。

  鄂爾多斯市永祥貨運信息部負責人王永祥告訴記者:“發貨量少,貨主要煤的也少,就是這種的。好多人都不要煤,給人家打電話,不要,家里都不要煤,廠子都停的,就是這種。”


  • 上一條新聞: 安全監管總局辦公廳關于礦用安標產品專項檢查情況的通報
  • 下一條新聞: 沒有了
  • 評論
     發表評論
    輸入email 或 手機號碼
     評論內容:
     驗證碼:
    網站首頁|產品中心|新聞中心|聯系方式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 揚州市百思特機械設備有限公司|公司產品:抱索器|單托輪|礦用架空乘人電控裝置
    聯系電話:0514-85609508   0514-85609598   傳 真:0514-85609588   地 址:江蘇省高郵市城南經濟新區新科路
    技術支持:
    仕德偉科技  ? 蘇ICP備12070862號

    桑普多利亚被出售 秒速时时哪个平台好 乐时时彩计划 淘宝娱乐 开户送38体验金不限id娱乐 推牌九游戏单机下载 三公扑克牌最新感应器 北京pk10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助赢软件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重庆正规大小单双计划 篮球直播 天天棋牌下载 ag平台漏洞怎么赚钱 重庆时时彩漏洞在哪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